以美之名 時尚插畫後的女子觀察學

0
390

文/Becky  圖/Brian、範時尚插畫經紀工作室  影/Sophie

這是你不認識的塗至道。

塗至道是誰?你不熟悉他,但一定看過他的作品出沒在VOGUE、ELLE、BMW、Piaget、Tiffany&co、香港置地廣場等各大時尚品牌,還沒跟他面對面採訪以前,默以為塗至道是一介文藝小生,不食人間煙火的在顏料與畫紙之間琢磨作畫,有時賞花賞月賞秋香,提著筆,沉思樣,如一首小調襯出的畫面好不美麗。但見了面後才發覺原來他的直腸子性情不輸名嘴的犀利,訪談不時蹦出髒話的陪襯,每次回答都讓人好想跟他抬槓,瞬間把對他的害羞文人翩翩風采印象甩到大氣層之外。

塗至道遊走在世界時尚品牌之中,他陶醉美的事物,但不沉溺其中,這金字塔頂端的浮與誇他了然於心,不拐彎、不造作、帶點個人哲理,有問必答坦然到一個再不阻止他就要出事的境界,也許他就是那種,讓你又愛又恨的實話朋友。

推推志(簡稱編):休閒的時候最喜歡做什麼?

塗至道(簡稱塗):我休閒的時候喜歡看別人在做什麼,我會觀察別人正在想什麼這件事情,我會坐在路旁或某個角落觀察這個人在做什麼,他可能是在講電話、跟朋友聊天、買衣服、在睡覺,這是我很大的興趣,然後想他到底準備要做什麼,我會很認真的去觀察他做一件事的表情,因為我對畫人物很有興趣,我就會特別去觀察這件事情,這是我畫人物比較生動的原因嗎?有可能(還自己回答)。一個人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很好觀察,看他坐在椅子上這件事情就是很有意境的畫面,想像他在做什麼的時候,這是一個很棒的創作主題。

塗至道的工作室位於士林捷運站附近的靜巷。

工作室頂層的作畫空間,白色基調室內搭配大片窗景與天窗。

 

編:許多創作者喜歡藉由旅行找尋靈感,你也是嗎?

塗:其實靈感無處不在,不需要跨過大西洋、跨過歐陸、跨過蒙古去找到靈感,不需要到地球的另一端才能創造出一個漂亮的作品,去英國留學繳幾萬塊英鎊就能變成大師嗎?花幾百或幾萬歐元就能逃避練習這件事嗎?如果可以這也太便宜了吧!很多創作者誤以為的天真覺得人生就是要旅行創作才有力道,這確實是沒錯,但前提是你要經過一萬小時的練習之後再說,你沒有耐心沉得住氣創作,跑去法國旅行還不是一樣,只是換個場景而已,你自己沒有並沒有變,還是這麼懶惰不想練習,那有什麼用。所以根本不用飛出去找靈感,靈感就在這張紙的範圍裡面,你飛去蒙古這些顏色也不會變,當然心境會變沒錯,但是如果你沒有在當地很深入了解人、事、物的話,其實你飛回來馬上又打回原形了。

採訪當天塗至道很得意秀出所費不貲的筆套及繪筆。

 

編:關於美學養成這件事。

塗: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對生活的觀察力吧。或是有人指引怎麼觀察東西這很重要阿,像就沒有人教我怎麼觀察東西,我是自己花很多時間才發現原來是這樣,最慘的就是你沒看到這件事就很可怕,就像你說你要有美感但你沒有觀察力,沒有觀察力怎麼會有美感?如果沒辦法分辨自己的喜好就很難分辨美感,因為美感是主觀的,你要先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東西,這很重要

插畫多以時尚女性做為題材,細膩的描繪來自他平時對路人的觀察力。

 

編:你的作品多以女性為題材,對於女性的觀察非常細微,你覺得女生在什麼時候最美?

塗:在她有自信的時候最漂亮。

編:你觀察的東區女生印象是什麼?

塗:我覺得的東區很多漂亮的女生,但現在整容的越來越多了,好像也就沒那麼漂亮了,看起來假掰假掰的,有些整容預算不高沒辦法整最好的,就變成化妝品跟整容品的搭配,5、6年前醫美沒那麼盛行的時候都還蠻自然的,但現在都走鐘了,變得很盲目追求流行這件事情。

編:你覺得時尚是如何被定義的?

塗:時尚是前衛的、讓人想追隨的。你是不是想把時尚跟潮流混在一起?時尚跟潮流是差很多的喔!時尚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靠近的,時尚本來就是比較嗯…貴的,最好是一件衣服十幾萬貴死你那種。潮流常常消費時尚這個字眼你知道嗎,你覺得Dior是時尚還是潮流?

編:時尚。

塗:對嘛!你不會穿著Chanel說自己很潮。潮流就比較親民,你會說牛仔很潮、鉚釘很潮,當然有些也不會很平價,但時尚就是一定要貴、讓人高攀不起,你會覺得買不起但就是想去買,就是有點被虐。人有需要跟想要兩種,時尚是超出你的需要,讓你想要,是一種欲望的表現,但還是很讓人很沉迷其中,會美到讓你失去判斷能力,就像進Gucci店它就覺得好美,美到讓你覺得外套鞋子都不用管了存款先拿出來再說,讓你有購物的衝動,會貴到讓你甘願餓肚子還是想要去買,是一種虛榮心的表現啦。

編:所以東區對你來說是潮流而不是時尚的地方。

塗:對阿,台灣基本上沒有時尚的地方。時尚是一個產業鏈,我們是局部的市場,是分散、沒有整合在一起,我們的時尚教育也非常薄弱,台灣也頂多一、兩所大學有相關課程而已,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並沒有傳承下來。通常各大品牌都有個家族去支持著,百年、六十年、五十年這樣子,台灣目前也只有夏姿,大品牌一定要有自己的供應鏈,而且要從教育開始支持

塗至道喜歡任何美的事物,他說只要看著美的東西總是讓他很開心。

有時會在工作室二樓露臺作畫,映著樹影和靜巷(採訪當天其實很吵)是另一種心境的轉換。

 

編:你今年在東區Hotel V的展覽裡有幾幅非賣品,可以說說這些畫的故事嗎?

塗:這些創作是在我就很拮据的情況下完成的,我指的拮据是說顏料買得很拮据,我不能全部都有只能買特定那幾款沒用過的;我想要買很多紙練習可是只能正反兩面畫,只差沒有把紙張洗掉重劃一次,這夠拮据吧?對我來說這是很拮据的阿,這些非賣品是花很多心力去練這個畫風之前的幾張,它曾經有賣掉過,但我一有錢又把它買回來,上面的技巧、顏色的用法跟構圖都是我以前那個時候留下來的,如果賣掉的話,我會有忽然找不到那個技巧的感覺。

編:你有幾幅非賣品?

塗:7幅,我21歲時候畫的,是我成長練習時期的作品,很重要阿,所以怎麼能把在那個時候陪你的最重要的作品賣掉呢。

編:你這麼年輕就能這麼有成就跟各大品牌合作,最大的感觸是什麼?

塗: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我運氣很好,我覺得我運氣不錯沒有餓死,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去發揮(想當初就是抱著餓死的決心走這條路),然後很慶幸我已經走過這麼多險路了,險路就是開公司要請很多人、要花很多錢阿、買房子也是要花很多錢阿,但我竟然能靠畫畫買房子。還有之前去參加很高難度的提案竟然過了,看起來不會合作的單位竟然可以跟他們合作比如BMW,我覺得很驚險而且還有錢可以拿,這可以錄進去哈哈哈哈!我覺得我關關都過得掉其實運氣蠻好的。

塗至道作品《黑花》。範時尚插畫經紀工作室提供。

 

 

 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